位置:伦敦政治经济学院 > 院校新闻

最新伦敦政治经济学院媒介与传播研究中心主任来复旦大学新闻学院做讲座

发布时间:2016-07-02      浏览次数:425

2015年1月,伦敦政治经济学院孟冰纯博士致信新闻学院曹晋教授,介绍该校媒介与传播研究中心主任Shani Orgad副教授的研究,原来,两位学者彼此在媒介与社会性别研究领域多有共鸣。细雨蒙蒙的初春,伦敦政经的数名学者来到新闻学院访问。

伦敦政治经济学院媒介与传播研究中心主任来复旦大学新闻学院做讲座

3月23日上午,远道而来的Shani Orgad副教授第一次莅临复旦大学新闻学院,匆匆拜会尹明华院长和周桂发书记。学院领导对Shani主任的到来表示欢迎,尹院长希望伦敦政经与新闻学院展开深度课程和科研合作,周书记还把“人品若山极崇峻,情怀与水同清幽”的书法作品送给了Shani副教授。

上午9:50-11:20,Shani Orgad副教授兴致勃勃地前往曹晋教授主持的上海市精品课程——“媒介与社会性别”课堂,声情并茂地为近百名同学做了题为“长发飘飘的女性与全职母亲——当代后女性主义媒介文化语境下的母亲及劳工再现”的英文演讲。

Shani副教授首先从为什么要研究家庭主妇和劳工形象的媒介再现讲起,她认为媒介内容对人们的思维方式、价值观有着重要的形塑作用,这进而会影响到我们的现实生活。接着,她勾勒了1960-1990年代媒介再现的母亲与劳工的历史脉络。在1960年代,“快乐的家庭主妇”是西方媒介再现妇女的主要形象,社会的结构性力量将女性推入厨房,迫使妇女放弃她们自己的事业和梦想。1970-1980年代,“快乐的家庭主妇”这一形象逐渐在媒介上淡化,取而代之的是“头发飞扬的妇女形象”,也就是事业型的母亲风格,这种形象将追求事业成功和照顾家庭相结合,妇女不仅有工作在肩,而且孩子的文化启蒙与日常生活料理也不能告假和释怀。事实上,母亲之所以走进工作岗位,是资本主义经济发展对女性劳动力的需求所促使的。所以,这种“事业型母亲”的形象符合国家需求,但是这种再现忽视了“事业型母亲”背后的困难和挣扎。例如,这些母亲无暇照料孩子,往往需要请保姆,而找到一个好的保姆是很难的,而且费用极高,这些困难都在媒介再现中被掩藏了。

Shani副教授继而讨论后女性主义时代的母亲形象。一方面,媒介再现强调女工在资本主义经济中的重要性,表现出妇女可以成功地将“母亲”和“职员”这两个角色进行有机结合。其实,双肩挑的重担已经让妇女难以喘息,她们的健康状况令人堪忧,而媒介再现的文本和现实很有差距。与此同时,媒介再现的妇女形象又表现出“选择辞职”,退出社会的公领域而返回到家庭的私领域。问题在于,这种再现营造出一种妇女可以自主选择要成为家庭主妇还是职场女工的基调。但现实生活的情况是,妇女被资本的力量所操控。在这一再现中,女性所付出的代价、作出的牺牲和承受的痛苦是被媒介文本所遮蔽的。

Shani总结道,要解决性别的不平等,决不是妇女单方面的责任。妇女争取权利,选择走上社会,但是却被男权社会否定,但她们只能自认倒霉,因为这看似是她们“自己的选择”。故而,需要转换观念的是男人,以及我们的政府部门和公共政策。

随后,一些同学就老年母亲形象在媒介再现中缺失、商品经济环境中妇女与消费主义等问题与Shani副教授交流,讨论气氛热烈。Shani副教授还对即将前往伦敦政经继续深造的数名同学寄语厚望!其中,徐璐、崔梦玲、张晓磊、秦逸菲等同学都曾经是“媒介与社会性别”课程的优秀学生。

讲座结束后,曹晋教授给与Shani副教授的演讲高度评价,她们彼此感同身受,都是工作的母亲(working mother),是带着生活压力和阅历来做妇女的日常生活研究,不仅是为妇女而研究,而且和妇女一起介入式地研究,特别容易形成共识。Shani副教授以交叉分析模式(intersectionality model ),结合社会性别理论与传播政治经济学阐释,探索媒介再现背后的多种权力关系的操纵,不仅是文本的社会意义的分析,还关注社会的物质进程对媒介再现的塑造,值得同学们借鉴这样的跨学科研究。之后,校园记者们还专门与Shani副教授进行访谈,就她已经出版的两本专著展开深度理论探讨。